問題的類型可以分為兩種

發表時間:2012-01-13 11:33作者:注冊香港公司 來源:本站原創

腾讯时时彩历史开奖 www.ytyvt.com  

人們溝通中時問的問題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客觀性的問題。無論誰問誰答,內容都是一樣的。例如:“這附近有郵局嗎?”之類的問題,如果知道的人那么回答大都是一樣的。而對于不知道的人就回答不知道,問的人也不會怪你。因為你畢竟不是巡警。

第二種問題是不經過深思熟慮就無法回答的問題。例如哈姆雷特有一句經典的臺詞“生存還是滅亡,這是一個問題。”這是他自己問自己的一句話。但這的確不是一個輕易就可以做出回答的問題。孩子們經?;嵯蚋改溉黿?ldquo;怎么辦啊,怎么辦啊”。其實他們是在問自己,所以沒有答案。

還有一種問題屬介于前兩者之間的問題。例如有的人會問:“你知道附近有沒有既便宜又好吃的壽司店啊?”這樣的問題,既不是自己問自己,也不是像問郵局在哪兒之類的問題。這是屬于介乎兩者之間的問題。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便宜不便宜,這是主觀的判斷;好吃不好吃也是主觀的判斷,只有“壽司店”這個名詞才和“郵局”一樣,是客觀的事物。也就是說這個問題里既包含了不容易回答的問題又包含了可以直截了當回答的問題,十分復雜。

對于這樣的問題,你當然可以回答“......壽司店”。但是,問題在于你是不是真的這么認為。不然的話,雖然你回答了,但對方會因為你說的不對而生氣。所以如果想回答的準確,就先要問清對方認為的便宜和好吃的標準是什么。但是也有人會覺得這個標準是無法說清的。確實,日常生活中幾乎不會有人把標準定得那么細密。但是如果遇到一些非常復雜的事情時,就有必要考慮到每一個細節。

以前有一個這樣的故事。

說的是一個出門在外的人問當地的一個老人:“請問從這里到下一個村子還要走多久啊?”只見那個老人什么也沒說,只是用手向前指了指意思叫他快走。于是這個問路的人就覺得這個老人怎么不太友好,于是就不太高興,繼續向前走。于是老人才對他說:“大概要走……時候。”

也許大家聽了這個故事覺得摸不著頭腦。我之所以特地把這個故事搬出來,是想用一種簡單的方式告訴大家,不要只憑自己隨隨便便的判斷就做出回答。你看,畢竟是一個有經驗的老人吧,他最后終于知道該怎樣回答。要像這位老人學習,不能簡單的回答“……壽司店”,而要說:“我覺得……壽司店不錯。”這樣是不是回答得更恰當呢。

這個故事是回答問題的樣本。有一些問題很難回答,但我們總是會很快很輕易地做出回答。因為我們總是會有這樣的心理,覺得既然對方問了,自己就一定要回答,這是為什么呢?是不是因為我們從小就受到有問必答的訓練呢?而且如果你回答不出,還會受到批評,罰站之類的懲罰。

在學校里,老師提問的問題大都和你學的學科有關,所以有正確的答案。但是關于人生和生活的問題,幾乎可以說沒有一個問題有惟一的正確答案。而現代人總有一種喜歡馬上做出回答的傾向。就算有時候很難回答,有時又會有好幾種答案,人們總是喜歡糾纏在一個答案上。并且碰到一些沒有答案的問題時也不得不回答。

在科學方面,尤其是自然科學,要把很多個變量,參數最后計算成一個結果,并且尋找出其中的因果關系,而且通常答案只有一個。但是,一些關于人生的問題就會有很多種答案。就像有句話叫“機會一出就要把握住”,而又有一句話叫“欲速則不達”,這兩句話雖然相反,但兩句看起來都是對的。習慣了解答科學問題的現代人,對待人生和心靈的問題時也總是喜歡尋求惟一的答案。

就像最近出現的學生經常逃學的現象,教師,家長還有社會媒體都想尋找出一個原因。他們都想知道是因為在學校里總是被人欺負呢?還是因為學生自己偷懶。但是,一些專門研究和治療這種現象的專家說,學生本人的因素,家庭環境,學?;肪?,社會環境以及各種偶然的因素相結合,才是造成學生不去上學的原因。

也許大家會想,這就算是答案嗎?或者這樣的答案能被大家接受嗎?這只是專家的一種說法罷了。但是,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也屬于一種答案,但是,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的。因為還有一些人無法接受這樣的答案,他們還是在用解決自然科學問題的思維方式在思考這個問題?;蛘呋褂行┤四宰永錕梢岳斫獾睦砩銜薹ń郵?,因為他們自己所想的和這個答案不一樣。

那么,什么樣的答案才能讓大家接受呢?這也是因人而異的。因為關于人生的問題,答案都是具有主觀性,每個人都有自己可以理解的正確答案。有一些答案也可以讓第三者接受,但對于他本人來說并不是這樣。

關于心靈的問題,在很多情況下,即使把原因歸結到一點上也是毫無意義的。

比如關于學生不去上學的問題。如果把在學校里被人欺侮看成是原因的話,應該怎么解決呢?對那些欺侮別人的學生進行再教育,這當然是非常重要的。再把那些被欺侮的學生轉到他們想去的學校,這當然也會收到一些效果。如果真的能夠使這些解決的方法發揮作用,那么不上學以及欺侮同學的問題都可以很快被解決。

但是事情是不會這么簡單的。無論是在公司里,還是在社會中,都存在“欺侮”這一問題,在社會中,最大的“欺侮”現象就是不平等現象。誰也不會認為這樣的問題會很容易解決。不平等現象不僅在日本是個問題,對于全世界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課題。從這一點來看,大家就可以明白要解決不平等問題是如何的困難。而這個問題之所以難解決,是因為這是一個關系到全人類的問題。而像“學生不上學”,“欺侮”以及一些不良行為都屬于這種問題,所以也不是容易解決的。

因此,成為聽力高手的又一個訣竅就是把那些難解決的問題,不知道答案的問題(或者就算知道答案也無能為力)和那些只有一個答案并且容易解決的問題區分開來。我的老師經常碰到一些問題,這些問題的解答都取決于能否提高自身的素質,所以我的老師只會說:“好難啊!”因為的確很難回答,所以才說難的,或者說“好難啊!”也是一種回答。

但是如果真的把這句話作為回答,恐怕又有很多人無法接受。而這些人其實想回避“難”這一事實。誰都覺得思考是件麻煩的事,總想是不是可以有人代替。而其實這是誰也無法代替的。

有一個母親和她的逃學的孩子來到我這里,問了我一些問題。

“先生,您說這孩子到什么時候才肯去上學啊?”

我回答:“今天我和您的孩子是第一次見面,您不如自己去問他,那不是更好嗎?”

“但是如果我問他這個問題,他會不會發脾氣啊?”

“告訴我,如果你媽媽這樣問你,你會不會發脾氣啊?”

他搖了搖頭。

“他不會發脾氣的。”我又接著問“你什么時候去上學呢?”

“不知道。”

“先生你看,他總是這樣,他不會回答的。”

我說:“不,他回答了,就是'不知道'。”

母親說:“這根本就沒回答嘛。”

于是我就問這位母親:“當您年輕的時候,孩子的爸爸問您‘我們什么時候結婚啊?’如果您回答‘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回答呢?”

“是啊,這就是回答啊!是我太急了。”母親在這時終于知道了答案。

因為有些問題無法回答,因為有些問題有許多答案,所以它們又是十分重要的問題,不要勉強回答那些無法回答的問題,反過來去傾聽一下對方的內心感受這才是一個聽力高手應該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