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請教別人的態度聆聽

發表時間:2012-01-13 11:33作者:注冊香港公司 來源:本站原創

腾讯时时彩历史开奖 www.ytyvt.com  

人類有要學習的本能,但喜歡指點別人的意識也非常強烈。對必須的事物非常想學,對不需要的事物不感興趣,這就是人類。其實,決定想學和不想學的并不是大腦,而是這個人的心。腦子里雖然想著一定要學,可是他的心最終還是不能堅持到底。大家千萬不要學這樣的人。請大家將“決定想學和不想學的并不是大腦,而是這個人的心。”這句話銘記在心。這也是成為聽力高手的一個訣竅。

當你感到身體不適去醫院看醫生,但經過一番檢查后,醫生說一切正常,大家有過這樣的經驗嗎?自己的身體不適只有自己才能感覺到,就像只有本人才能感覺到痛,既然本人說痛那就是痛了。這叫做主觀描述癥狀。雖然有主觀描述癥狀,但如果沒有發現任何客觀的異常癥狀,醫生就會說“沒發現任何異常”。“沒發現任何異常”這句話并不是說真的沒有異常,而是在檢查范圍內沒有發現異常。所以以前甚至發生過這樣的事,有個病人為診察健康情況,短期住院,檢查后說“沒發現任何異常”,但幾天后卻死亡了。造成這種情況也許是由于這是一種醫療史上就沒被發現過的疾病,或者造成疾病的部位不在檢查范圍內,或者醫生疏乎了異常癥狀之類的各種各樣的原因。

一般情況下,有主觀描述癥狀,卻沒發現異常,都會被認為是心因性疾病。也就是說不是身體上的疾病,而是心理上的疾病。在醫生看來,這也許和心情或者心理作用有關,但病人卻認為這和真正的身體上的疾病沒有差別。臨床心理學家是研究“心”的專家,所以他們認為心靈感受到的癥狀是真的癥狀。如果那個人心里覺得奇怪,那就是真的奇怪。

請醫生看病的人通常都對醫生的專業性深信不疑,所以即使自己覺得不太對勁,只要醫生說沒有異常,他們就認為真的沒有異常了。因為沒有異常,所以就不會治療,最多針對你的主觀描述癥狀對癥下藥罷了。但是,也有人不相信沒有異常,而要到各個醫院都去檢查一遍。

和這種情況相反,除非本人說沒有異常,否則臨床心理學家絕對不能說沒有異常。當然也不能說是“心理作用”或是“多慮了”。因為是這方面的專家,所以他們懂得“一個人的心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臨床心理學家也會使用心理測試,來檢查病人的內心到底病到什么程度。但是,并不是說根據不同的情況采用不同的療法。因為治療心理疾病的方法只有心靈的慰藉這一種。我認為,心理測試只是讓醫生能有明確的思想準備。如果通過測試發現心理疾病非常嚴重,或者心靈曾經受到過傷害,那么醫生就要慎重對待了。

“以病人為中心”心理療法的創始者,美國的CR羅杰斯主張在心理治療時不需要診斷和檢查。他還提出了即使人們都想客觀的去評價一個人,其實卻是很難做到;評價一個人時通?;岜灰恍┫熱胛韉撓∠笏跋?,因此就無法去幫助別人,更會破壞和當事人的平等關系,而一旦破壞了平等關系,就無法進行真正意義上的心理治療等理論。

為什么羅杰斯會提出這樣的理論呢?因為迄今為止的心理治療所采用的方法,都是以醫學模型為中心的。醫學模型就是自然科學模型。當然就會試圖尋找出因果關系。自然科學是以探求“為什么”為目的的學問。而與此相對,臨床心理學是一門以探求“怎么樣”為目的的學問。人類的心靈和精神世界無限深奧,即使你想探求“為什么”,不管你怎么探求,心中這個“為什么”怎么也不會消失。

“你們為什么會結婚呢?”對于這個問題,無論你怎樣去尋找答案,都無法解答。因為這不是“為什么”的問題,而應該是“怎么樣”的問題?;卮鵒?ldquo;為什么”,接下來又會出現一個“為什么”。比如,如果對于剛才的問題回答說:“因為我們相愛了。”接下來又會產生“為什么相愛了呢?”的問題。這樣一來就可以永無止境地問下去。而到最后,如果回答:“我們在朋友的婚禮上認識的。”這就不是回答“為什么”,而是回答“怎么樣”了。

比起喜歡指點別人來說,請教別人的態度更重要。因為“一個人的內心只有他自己才了解。”

我們假設有這樣一位病人來這里治療。他整天擔心,害怕“每個人都想殺我,周圍的人都在對我說去死吧,去死吧。”以致于筋疲力盡,無法入睡,如果他到神經科去看病,醫生會耐心地聽他講,然后也許醫生會診斷為精神分裂癥,安排他住院再輔用藥物治療。這當然沒有錯,但精神分裂癥里的妄想也有好幾種,為什么在這么多的妄想中會產生被害妄想,而且是被別人殺害的被害妄想呢?這就無從知曉了。

而另一方面,如果他一開始就找心理學家的話,情況又會有什么不同呢?我想,大多數的心理學家在耐心地聽他講了之后,會推薦他去找神經科的醫生或醫院。這是正確的處理方式。但是大家一定會不明白了,為什么不一開始就去找神經科的醫生,而找心理咨詢家呢?首先還是剛才那個問題,為什么在這么多種妄想中他會產生被別人殺害的被害妄想呢?因為得妄想癥的人自己不會意識到這是妄想,而且此時他們已經完全分不清主觀和客觀了。因為心理學家始終牢記“一個人的內心只有他自己才了解。”所以他們知道要以請教的態度和病人談話。

方法有很多種,例如,

心理學家輕輕地邊敲桌子邊問:“那些叫你去死吧,去死吧的聲音是不是和這個差不多?”也許大部分的病人都會回答:“不是這樣的聲音,確實是大家都在說話的聲音。”接著心理學家又會問:“我感到有些耳鳴,你聽得見我耳鳴的聲音吧?”

病人:聽不見。

心理學家:我確實耳鳴得很厲害,你聽不見嗎?并且再一次輕輕地敲著桌子,這個聲音你聽見了嗎?

病人:聽見了。

心理學家:我也聽見了。

病人:那么您聽見“去死吧,去死吧”這樣的聲音了嗎?

心理學家:聽不見。

病人:可是我聽得很清楚。

心理學家:是啊。我也能很清楚地聽見自己的耳鳴。

在這里我只是簡單的寫了一下。但是通過這番對話,病人已經知道了有別人聽得見的聲音和別人聽不見的聲音,而且他也能理解自己聽到的那些聲音,心理學家并不能聽見,在這里,心理學家并沒有去否定他的幻覺。能夠做到這樣,病人才有可以從幻想中分離出來講述他的痛苦和煩惱。但是反之,如果否定了他的幻覺,有的人甚至會鉆牛角尖。當被別人否定后,這個人就不會再敞開心扉。當然,這就不是一種可以治好的簡單的精神分裂癥了?;貢匭胱≡翰⑹褂靡┪鎦瘟?。但是,更重要的是從今以后對他心靈的關懷。

在這里我想強調的并不是有關精神分裂癥的治療。說的更明白一點,我是想告訴大家要關懷病人的心靈,能夠抱著請教別人的態度是非常重要的。雖然患精神分裂癥的人大都不愿意與人交流,但他們更需要你抱著請教的態度去和他們交流。因為“一個人的內心只有他自己才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