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份收購請求權案件的調解思路與方法

發表時間:2012-02-02 23:07作者:注冊香港公司 來源:本站原創

腾讯时时彩历史开奖 www.ytyvt.com  

被告穩健公司成立于2002年8月,注冊資金為人民幣50萬元。股東系張超、陸志平及彭美琴。其中,張超和彭美琴各占股份25%,張超并擔任公司監事,陸志平占股份50%,擔任公司執行董事。2003年3月7日,穩健公司為擴大經營范圍之需,在三股東均未實際增資之情形下,通過辦理相應的工商注冊資金變更登記手續,將穩健公司注冊資金增加至人民幣150萬元。2006年11月,張超通過知情權訴訟取得查閱從2002年7月17日起至2007年2月之前穩健公司財務會計報告及財務會計帳簿之權利,并從財務報表上獲悉從2002年8月至2006年12月31日,穩健公司連續五年均有贏利之事實。張超遂于2007年8月向法院提起公司盈余分配請求權之訴,后于同年9月以需要收集證據為由撤回起訴。2007年10月11日,張超致函穩健公司請求召開股東會,提出分配利潤之方案,并說明若不同意分配利潤,則請求穩健公司按合理的價格收購其股權。2007年10月22日,穩健公司通知張超定于2007年10月30日召開股東大會。該次會議因股東陸志平、彭美琴提出公司的100多萬元應收款未收回而致帳上無利潤可分配而最終未形成是否分配公司利潤的股東會決議,亦未能確定穩健公司收購張超股份之方案,張超遂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被告穩健公司以人民幣35萬元價格收購其25%的股權。

【審理】

法院歸納本案的爭議焦點為:第一、股東請求公司強制收購股權之程序是否必須先形成股東會決議;第二、公司連續五年盈利的時間界定是按會計年度結算還是必須按實際經營日期計算;第三、應收款導致實際無利潤可分配對認定公司是否構成拒絕股東請求分配利潤有影響;第四、公司增資但股東并未實際出資,是否可認定公司已將利潤以增資的形式支付給了股東。法院認為,對爭議一,本案中僅召開股東會而未形成決議并非成為股東行使收購請求權之障礙。因公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之目的系?;ぶ行」啥俠砝嫻木燃猛揪?。一般而言,股東請求收購權是其最后的救濟措施,在各方陷入僵局的狀態下,期望股東會能形成是否分配利潤的決議,該局面并不能由小股東來掌控,不能回避存在其他股東阻礙小股東行使權利之目的,故法院審查的主要內容應側重于是否有召開股東會之程序,而不能局限于非要形成股東會決議之形式要件。對爭議二,公司連續五年盈利的時間界定應是會計年度概念,按照一般的會計結算程序,均以年度為準,而非實際經營期限。從公司成立之日起至2006年年底,財務報表所反映的未分配利潤均為盈利,該利潤數據亦獲各股東的一致認可,在公司法對連續五年盈利的界定并無特殊規定之情形下,按照會計法上的會計年度結算,應符合行業結算標準。對爭議三,形成兩種觀點:第一、應收款是否作為利潤分配的一種形式尚不能確定,包括應收款是否影響利潤分配均需要通過審計查清。第二、應收款與利潤無關,按照公司法第七十五條第一款之規定,只要在理論上存在公司連續五年有贏利之情形,則構成強制收購之條件,而不考慮應收款之情形。對爭議四,也是兩種觀點,第一、對增資部分,因股東未實際出資但知道公司已實際擴大注冊資金之事實,該資金的來源應包括在公司的盈利中,故公司的增資部分已經覆蓋了公司的利潤,應視公司對此已作利潤分配。第二、增資部分,在股東并未實際出資之情形下,一般從公司的資本公積金中提取,與利潤無關。

本案經法院主持調解,各方達成協議:原告張超退出其在被告上海穩健包裝材料有限公司所擁有的25%股份,被告穩健公司以支付現金人民幣150,000元和將公司的部分債權計人民幣158,735.24元轉讓給原告作為其出資方式收購原告的所有股權;被告穩健公司在調解書生效之日起六個月內將所收購的股權予以轉讓或注銷并辦理相應的工商變更登記手續。

【評析】

本案為有限責任公司的小股東退股,行使股份收購請求權的案件。新公司法第七十五條以立法的形式認可了異議股東享有請求公司回購其股份的權利,并與其他自益權一樣構成股東權的重要內容。由于新公司法對這方面的規定比較簡略,所以對司法適用中的問題還需結合立法目的、宗旨以及公司法一般原理進行探討和分析。本案的妥善解決主要有兩點啟示。

一、準確把握公司法的立法精神,甄別各方的訴訟利益,確立調解解決糾紛的司法理念

本案原告通過知情權訴訟獲悉公司連續五年有盈利而未作分配,但該情形是否符合公司法規定的分配利潤條件,還需要公權力介入審查。該審查除實質性要件外,還應考慮程序性的要件。法院在歸納并分析雙方爭議焦點的基礎上,雖認定了公司存在連續五年盈利之事實,但認為對涉及的具體問題如應收款、增資與利潤之間有無關聯性還需通過審計解決。鑒于公司規模不大,兼之審計的不菲費用無形中又增加當事人的訴訟成本;即便法院最終判令公司強制收購,則在履行過程中因股東之間的尖銳矛盾很可能引發更大的糾紛。小股東是否能實現訴訟目的或者說實現目的之后果對公司的最終命運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均存在很多的不確定性。出于對公司永久存續性特征的考慮,以及對股東之間利益平衡問題,希望公司股東能通過公司自治性方式解決股東之間的僵局。故合議庭調整思路,確立調解的司法理念,努力尋求雙方當事人之間的利益平衡點,逐步引導當事人走調解之路,爭取通過調解由公司收購原告的股份,使小股東離開公司,亦有利于真正化解矛盾,妥善解決爭議。

二、積極行使釋明,妥善平衡各方利益,實現股東與公司的雙贏

在案件調解過程中,法官采取主動介入式,在收購主體、收購價格以及責任風險等方面盡量衡平各方的利益。特別是在公司存在大量的應收款情況下,法官建議以債權轉讓使原告取得合法的債權憑證,被當事人積極采納;至于公司收購后對股份的處理,也通過法官的及時釋明,敦促當事人依法在六個月內注銷或者轉讓所收購的股份,使股份的回購合法、有序。最高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中明確規定審理公司解散案件應注重調解,當事人協商同意由公司或者股東收購股份,或者以減資等方式使公司存續,法院應當支持。該規定的出臺也為本案的調解找到了參照的法律依據。該案的調解解決,體現了法官對公司法原則和精神的準確理解與把握,也使當事人的利益得到最大?;?,為處理該類糾紛尋找到最佳的解決方式。